你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www3084 >

发布于 1970-01-01 08:00   浏览 次  

  在中国资本市场,基金经理年限超过 15 年的基金经理只有 13 位,毕天宇便是其中之一。这位投资老将在富国基金耕耘了近 20 年,这在纷纷扰扰的中国资本市场里堪称传奇。(数据来源:Wind,时间截至 2021.8.27)

  毕天宇把受托责任看得很重。在 2015 年的一次路演现场,一位老太太从后排座位起身,急匆匆地走到毕天宇面前,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 今天就想见一见基金经理,想当面感谢你 。毕天宇十分感动,从那之后常和自己说:我是在为老百姓投资理财,要对得起持有人的信任。

  我们问毕天宇 如果不做基金经理,你最想做什么 时,他想了想,回答说: 还是想做投资 。

  在毕天宇看来,投资是认识世界、认识自己的过程。投资生涯中的每一轮牛熊转换都会使他对投资框架、对自我产生新的认知。毕天宇最终找到了适合他的资产配置方式——淡化择时、行业均衡、精选个股、长期投资。这种方法可能会导致短期业绩排名冲不到最前面,但他坦然接受,因为这是他充分认识自己之后做出的选择。

  淡化择时让他避免错过牛市的涨幅,行业均衡是他对组合风险的控制,精选个股和长期投资则是他对选成长股的坚持和对优秀企业的陪伴。

  虽是老将,但毕天宇的投资风格却是很偏向成长的。打开其持仓会发现,组合里既有传统成长股,又有新兴制造业。挖掘成长股是毕天宇保持组合进攻性的重要方式,他认为低估值不是价值,有成长才有价值,他始终寻找有持续上涨动力的股票,寻找能跟上经济发展步伐的公司。

  这也与他积极乐观的心态有关。 我一直希望突破自己的框架 ,毕天宇从不停止对新事物的学习,比如研究一些新兴消费品公司、互联网企业,尝试一些新兴产业的投资。他对于时代的发展、企业的变化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,正是开放的心态才使他不断去认识世界、挑战自我,从而把投资这件事做得更好。

  当天与毕天宇的对话是深刻又愉快的,他网络热词频出,活力满满,讲话十分有感染力。他跟我们分享了许多有趣的故事,从调研经历聊到企业发展,从投资理念谈到人生哲学,我们无时不刻都能感受到他的乐观与豁达。

  那么毕天宇是如何在十几年投资生涯中不断认识世界、认识自己的?穿越多轮牛熊,他的投资框架进行了哪些迭代?面对市场的新变化时他又有哪些看法和行动?对投资这件事他有什么样感悟?

  最近,远川投资评论与毕天宇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,我们试图通过这次交流来解答这些疑问。

  我们看待同一事物的角度不同,会得出不同的结论。我在看完资中筠《认识世界,认识自己》那本书后,对中美关系有了一些新的认识,作者能写出以前我认识不到的东西,是因为她研究中美关系多年,已经站在一个高度看待问题了。

  就像解方程式对于小学生来说是件不太容易的事,但我们看一眼就能解出来,这是因为我们看这道题时已经站在了一个高度,而小孩还没达到。所以认识世界是一个过程。

  认识自己也是一个过程,一个人与世界交互的方式不同,得出的结论也不同,有人觉得世界对他很好,有人觉得对他不公。对于我来说,在投资过程中,我的组合从过去到现在也是有变化的,也是一个认识自己投资能力的过程。

  我现在希望把投资做简单一点、准确一点。认知的变现可能是个结果,但也是个过程,在未来也需要一直持续。

  远川投资评论:你刚提到说你的组合过去和现在是有变化的,想请你谈谈你投资框架的迭代。

  毕天宇:我一直以来都是以 均衡投资,精选个股 的方法来做投资,虽然以前也是按这个方法做,但当时并不一定真的理解。就像同一本费雪写的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,20 年前看和现在看,理解是不一样的。这些年里我的投资框架发生了 4 个变化。

  第一个变化是把淡化择时放在投资框架的第一位。我在 2007 年 4 月发行了一只 60 多亿规模的基金,净值涨到 1.2 元之后进行了大比例分红,每天有大量的钱进来,规模就升到了 140 亿,到 08 年大熊市,手上的一些大市值股票根本卖不出去。那个节点上驾驭那么大规模的资金,操作是有难度的。

  我把仓位维持相对比较低的水平,结果到了 09 年开始市场大涨,而我由于仓位较低就很受伤。

  后来 2015 年股灾、2016 年熔断,我都坚持不择时,没减仓所以反弹时净值能回来。2018 年,全年是跌的,但我没减仓,所以 2019 年开年我的基金表现很好。2018 年很多人都减仓了,人性在那个时候,必须得有框架把自己框住,择时我是坚决不做的。

  第二个变化,从指数化均衡迈向优选赛道。以前的均衡是按沪深 300 配,再优选个股,这就变成一个指数增强基金了。13 年、14 年时,市场风格在创业板小票,而我对那些靠兼并收购的股票不太适应,就错过了一些机会。

  均衡不是简单的指数化均衡,而是优选赛道。但我不赌风格、不赌方向。我组合里医药、消费、TMT、新能源、半导体、周期都有,即使有的赛道目前不涨,但还是有涨势很好的赛道,所以是一个充分均衡的组合。优选赛道的好处是能把握住时代的脉搏。

  第三个变化是精选个股,我一直都是从选择成长股的角度来投资,但个股层面要不断去优化,作为一个老基金经理,年龄大不一定是优势,如果年龄大是优势,这个社会就不能进步了,我也在试图突破自己的框架,寻找新的机会。

  最后一个是长期投资,我想找到业绩三年翻倍的好公司。我过往历史证明你只有拿得足够久,才能挣到钱。有些人可能股票涨一波就把它卖了,但如果我认准了某只股票,我会给它一年到三年的时间去验证。

  总结下来,我的投资框架就是淡化择时,行业均衡,精选个股,长期投资这 16 个字,未来基本不会变了。

  毕天宇:我对进攻性不担心,我的组合在牛市中比较猛,因为我选股能力还行,我是偏成长的,我追求的是企业盈利增长。

  要保持进攻性,需要优选行业中的公司。我对医药行业的配置就值得反思,这里面有 CXO 牛股,也有进攻性不足的公司,同一个行业配置不同的个股,业绩表现也会不同。

  再者,我会对组合做适度的偏离,假如我按照 10%、30%、30%、30% 的比例给四个行业来配置组合,那么某个行业可能会到 35%,但不会配置到 50% 那么多,这是个动态均衡的过程。当你感觉最好、信心最足的时候,往往是阶段性赔钱的开始,过往历史都是这么证明的,这种时候均衡的框架会把我拉回来。

  保持进攻性还是要找到牛股,但我以前会对个股配置比例会比现在更高。2018 年市场单边下跌时,组合里的重仓股对我杀伤力很大,所以我降低了仓位集中度。再遇到类似大跌时,尽量跌幅能小一点。未来市场涨跌是无法判断的,但我按这个方法起码不会出现太大偏差。

  第一种是组合的动态平衡,我会对十大重仓股进行比例的协调,比如重仓的股票涨到占基金资产 10 个点,我会卖出一部分,而股票由于下跌比例降低,我也会买入,这种调整不影响持仓的恒定度;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持有比例很低的股票,这些股票是我抱着尝试的心态买入的,不行就卖掉,数量不会太大。

  第二种是基本面不符合预期的股票,我一定会卖出,哪怕它跌百分之三四十。譬如持续跟踪发现公司基本面在变差,股票一直在跌,我就及时认错、卖出股票。

  src=远川投资评论:很多老基金经理会更看重估值、看重安全性,但我们打开你的持仓发现有比较多成长性的股票。你怎么看待估值?你认为价值和成长的相对关系是什么?

  大家一谈到价值就是低估值、低 PE,但在我眼里这些股票不是价值,如果对市场不看好,可以买这些价值股。如果低估值是价值的话,那市场到处都是大牛股了。

  我认为有成长才有价值,没有成长性但分红收益率不错,也算价值,但这是类债券投资,不是股票投资的方式。对于股票投资,一定是寻找中国经济增长的持续动力,一定要通过股价上涨、市值上涨来获得价值。

  所以在讨论成长和价值的关系时,我认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,但我也得说我是成长股投资者。

  我更多相信的是均值回归,尽管成长股是往上走的,但它也要回归。均值回归就是涨多了跌,跌多了涨,市值最终都要回归到一个价值上来。就像某只周期股,由于它前面涨太多,今年回调比较厉害,这是行业周期带来的均值回归,但它成长性还在。

  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,价值可能就是在相对低位买股票,市值是可估算的,买得便宜是一个长期有效的规律,也是投资的常识。

  远川投资评论:刚刚你在投资框架里说个股层面要不断优化,能具体展开讲讲吗?

  毕天宇:因为我行业配置是中性,也放弃了择时,我还有选个股这一个武器,那么个股选得好不好,决定了我收益高不高。因此,需要提升对个股的认知能力,跟上时代,去年我也研究一些互联网企业,不断地去跟别人学习。

  毕天宇:一年股价翻倍的股票未必是个好股票,但三年市值翻倍的公司一定是个好公司。能真正市值一步一个台阶向上走的公司,会是好公司。

  毕天宇:每个公司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主要矛盾。在一个公司市值比较小的时候,主要矛盾是如何做一个畅销的产品,这个时候公司需要有优秀的技术研发人员。而随着公司市值不断上升,就需要更好的战略,优秀管理层和强执行力团队的重要性就开始凸显。

  300 亿市值对很多公司来说是一个坎,往往这些公司管理层也很优秀、经营质量也很好,但是有各种因素限制了它股价的上涨。公司要突破 300 亿市值的天花板,需要有优秀的战略、更加狼性的团队、管理层更高的格局,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毕天宇:之前我拍公司的七夕节目时说,要相信缘分。投资也是一样,这么多牛股,彼此碰上是缘分。

  当初我去一家公司调研学习,看各方面数据都很好,就买了一些。后来这只股票暴跌,我账面亏损一度达到 30%,但我没有卖掉。原因是,我一直在跟踪这家公司,了解到它当时面临一个大的战略转型,而且我参加了公司的经销商年会,判断基本面没有问题。

  如果股价下跌,但基本面符合我的要求,那么它跌的时候反而是价值的体现。后面 3~5 年,这家公司与大的房地产商不断进行战略合作,成为了行业领先,我们去调研时反馈也很好,就逐渐买成重仓股。

  到 2018 年公司也遇到了一些挑战,但因为我们调研发现公司经营正常,我判断公司的市占率、行业龙头地位都没变,所以依然在买。我把管理层放在很重要的位置,这家公司的管理层非常忠诚,所以 2019 年股票翻身时,我们能享受到这个收益。

  远川投资评论:作为一个老基金经历,你有哪些投资心得或者教训给我们分享一下?

  毕天宇:我买股票的时候是谨慎的,宁愿在跌的时候、便宜的时候入手,市场涨涨跌跌会把损失滤掉很多。要有一种弱势心理,自己一定不是这个市场最先知道信息的。风险控制非常重要,如果损失控制不好,收益会打折,牛市涨得再多,跌个 50% 就没了。

  src=远川投资评论:你做基金经理这十几年,A 股整个生态发生过很多变化,你如何看待市场的变化?

  第二,我在中报里写的是基金公司正在从躺平到内卷,去年和前年是躺平,因为钱给基金,基金就买自己熟悉的股票,这才有了几千亿资金怼到白酒里面去。今年就变成了内卷,大家都卷到一个行业里去了。当大家疯狂地选择一个赛道时,你要怎么办?

  我选择坚守住框架,保持平衡。现在市场风格比较极致,我认为后面会均值回归。市场经过两年大涨,某些板块已经出现了巨大风险,我不知道它能涨到什么时候,但现在不能冲进去,我会保持均衡。我产品的净值不一定是当前阶段最突出的,但这是我选择均衡后的结果,要相信自己的选择,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一些老基金经理可能看空市场,但我是谨慎不悲观。现在时代跟以前不一样了,现在资金是富裕的。

  双碳里面有很多机会,传统经济长期来看也面临能耗、供给侧出清的问题。国际竞争也是一个机会,光伏如果能出口,就可以引领时代。

  现在互联网反垄断、教育减免政策,会使整个国家 3~5 年的结构发生变化,但也是机会。互联网的长期机会肯定存在,跌多了反而是机会。

  远川投资评论:当下你怎么看待中国制造业,中国制造业的状况跟过去有没有不同?

  毕天宇:过去一段时间我低估了中国制造业的进步速度。虽然我们在半导体一些卡脖子的环节上可能还不够好,但整体来看进步很大。

 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是,我们从底层的钢铁到加工、机床设计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,我们有工程师红利,而且数字化的综合能力比老外强。只要我们制造业能够保持稳定的运行,把握住每一轮机会,就有弯道超车的可能。所以制造业的机会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。

  其实我们在光伏、新能源车产业链中,逐渐开始全球领先了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,只要中国把一个产业做出来,规模经济效益绝对是全球第一。

  毕天宇:以前军工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,军工的不确定性非常高。它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回报在哪里。

  为什么这两年开始改变了呢?军工企业有利润了,订单出来了。军工股在改善,现在结算方式发生了变化,武器的内需也够。我喜欢军民都能用,市场领先、行业空间大的公司,我对军工股的投资权重也不会太多。

  毕天宇:飞跃点是 15 年到 16 年股灾结束,整个投资框架开始定性了,17 年业绩表现不错,18 年可能在做修正,然后这两年就趋于稳定,钱多多永久心水论,现在我就做均衡一点。

  万事开头难,每一个新当基金经理的人一开始都是小心翼翼的,买股票权重较低,然后做的都挺好。过了两三年后,就像我一样,股票权重上去了,信心爆棚了,这时就开始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了。所以投资是不断反思的过程。

  毕天宇:我觉得我很幸运。一是感谢领导在 02 年行业初期把我招进富国来,带我入行,当时汽车行业表现很好,我是汽车行业研究员,对我而言这是个很幸运的行业。二是我能做这么久也要感谢富国,因为富国的文化也是坚持长期投资理念。

  现在有些基金经理就是要通过赌赛道去成名,但我认为管基金更多是一份责任。我有一次路演,一个老太太说她买我的基金拿了 8 年,很感谢我,我当时非常感动,那时就感觉管产品时间长了更多是一种责任,我想把产品管得表现好一点,对得起持有人。

  基金经理这个职业,代表了资源配置的一个方向,从居民的财富状况来看,未来空间很大。基金经理永远在经济的风口浪尖,要了解全球经济、最代表未来的产业,因此,对能力的要求也会很高。

  毕天宇:首先心态要放开,我是在不停地去对抗自己的 老 。我好奇心比较强,比如我跟传媒研究员学的新词 让我康康 ,然后去研究年轻人的一些新兴消费品,能学到很多新东西。完全认同可能需要时间,但不能不尝试。

  另一个方面是,要与研究员建立信任,有效借助研究员的力量,他先筛一遍,自己再挑一挑,这也是我们富国投研平台的优势。个人是很难对抗时代的,但如果拥有一个平台,大家相互交流,会发现一些新的机会。

  公司内部倡导保护研究员,让他们有激情去研究股票。基金经理方面就是尊重每位经理的个性,多元化发展。每个人要找到自己适合的方式,把基金业绩做得好一点,逻辑要自洽。

  毕天宇:我讲一个佛教小故事,小和尚在青春期很烦恼,就找老和尚说自己这也不顺、那也不顺,怎么办。然后老和尚抱着一棵树,小和尚说师傅你怎么不下来,老和尚说我下不来啊,小和尚说那你放开不就下来了吗?

  压力一样的,压力是你抱它,而不是他抱你,你放开压力,去想怎么把事情做好就行了。跑步也是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。

  毕天宇:《认识世界,认识自己》我建议看看,深入看完这本书会对中美关系有不一样的认识。

  《李光耀观天下》也不错,你可以看到东南亚国家怎么思考中国、怎么处理跟中国的关系的。每个人的视角不一样,我们要跳出现有框架看问题。

  第二,简单,人要活得简单,投资也一样,我的任务就是把基金管理好,我没有其他事情来干扰。我觉得一个人要简单,不要想太多,我只是把投资做纯粹了。

  “牛散”方奕忠被指收割散户“玩上了瘾”,操纵70多只股票获利2亿多,细数这些团伙的收割套路

  腾讯回应“严格限制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的时间” :严格遵守,积极予以落实

  2021年度“21世纪金牌分析师”评选启幕(附评选规则):最优投研谁争锋

  篇篇微信爆火10万+,500万粉丝大V被逮捕!旗下公司欠投资人6个多亿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资讯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
热门排行